SHARE

本文章經 摩托筆記 授權轉載
原文轉載為:http://moto-note.blogspot.tw/2018/04/2018-part-1.html

周六的排位賽後,我寫了一篇關於摩托車賽的其中一個特徵就是不可預測性。這是用來回應Jack Miller用光頭胎賭一把而且成功擊敗所有人拿下竿位。場上的其他人也很難預測:Tito Rabat騎著他的Reale Avintia Ducati GP17排在第四。整個周末都是最快的Marc Márquez卻只排在第六。三個級別的竿位車手都是首次拿下竿位。周六的阿根廷完全跟期望的不同。

周日的正賽讓周六的排位看起來相形失色。有些Moto3車手用光頭胎來賭場上先當狹窄的乾燥路線。Moto2的前面集團出線一些新名字跟臉孔。但輪到MotoGP時,前面那些看起來又那麼平淡無奇。發生那麼多事情要花好幾天才能消化,更別說是去判斷對錯。這場比賽有太多面向,我得花超過一篇來講。現在讓我們重頭開始。

一切都始於天氣。整晚大雨,賽道在Moto3跟Moto2比賽過程中漸漸轉乾,賽道正處於一個相當嚴峻的狀況。Moto2賽車用他們肉很厚的登錄普輪胎在賽道上清出一條乾的路線,但不是很寬,而且賽道上有水。接著開始飄小雨,使他們用雨胎而不是光頭胎。除了Jack Miller,他想賭一次,再用光頭胎的優勢拼拼看。

混亂之王

從那點開始,一切亂了套。對應於此的新的規則,讓大家都往後面發車,但這基本上是讓他們都從一樣的起點開跑。接著有一台停下來重發的車,而這台車後來被罰得來速,然後開始從後面狂追,又被罰兩次,並且引此一次堪比2015年的爭議。接著一場激烈的競爭中,我們看見頒獎台出現新名字,新人打敗冠軍,出現一位意想不到的積分領先者,2018年的冠軍爭霸人人皆有機會。

在這一團混亂與爭議的比賽中,仍然有激烈的較量。四位車手拼搏了幾乎整場比賽,Cal Crutchlow跟Johann Zarco幾乎一路拼到阿根廷賽道的最後一個彎。這是一場相當驚人的對決,但前面集團的精彩演出卻很有可能被掩蓋。Crutchlow、Zarco、Alex Rins和Jack Miller之間的搏鬥值得大書特書。但起跑線上的混亂,隨便湊合的起跑程序,Marc Márquez的騎乘造成的罰則,橫衝直撞的騎法,以及把他的天敵Valentino Rossi撞出去,這些,媒體會花很多篇幅在這些事情。Crutchlow、 Zarco、Rins和Miller值得更好的待遇。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這一切讓Crutchlow非常火大。做為一個分站冠軍,他的賽後記者會只有一半的人到場,而他當然開砲。他誇張的說:「首先,人都到哪去了?」原本阿根廷站已經是很少媒體出席的比賽,因為距離以及成本太高,接著由於Marc Márquez 在第13號彎把Valentino Rossi撞出去,大部份的媒體都跑去追Repsol Honda或者Movistar Yamaha車庫挖新聞,重燃2015年雪邦站以來的戰火。

Crutchlow 嚴厲的斥責媒體說:「看起來他們對我們的比賽缺乏尊重,他們想挖頭條。但這裡就有頭條。這裡有三位車手為了自己的車隊以及自己的成績冒險犯難。我們很拼,你們這樣很不尊重。最後,其他沒來的媒體也不用麻煩了,今年我其他記者會他們都不用來了。」

勇氣,受罰

他的憤怒相當有道理。這是一場真正扣人心弦的比賽。Jack Miller在一開始的階段領先,當然這無可避免,因為他比別人往前六排起跑。他的竿位是昨天用光頭胎去拼而來的報酬。

規格規定任何出維修區的sighting lap後在離開自己的位置的車手,暖胎圈要從維修區起跑,而且開賽要從最後起跑。但規則卻沒有說,如果24位裡面有23位車手在從維修區跑暖胎圈時,該怎麼辦。當所有人除了竿位車手都離開位置時,P2要移到第九排,其他人則是依照這樣的排法站回他們原本的位置。

這一點也不公平,但在這種情況下是最安全的。賽事總監粗略的掌握規則試著找出車手們該從哪出發,為了避免這23位車手隨之而來的混亂,賽事總監把起跑延遲了。這是基於安全因素,雖然沒有直接造成的外部危險。混亂會造成危險,為了澄清現況,並確保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從哪出發,賽事總監把起跑延後20分鐘。


及時解決問題

為了他們的信用問題,他們設計了一個相對簡要的解方來解決難題。技術上來說,P25是最後一位,比所有官方車手數量多一位,但實際上還是位置不夠給23個車手。所以賽事總監讓所有人盡量離Jack Miller越遠越好,就這次來說是P17,給Miller五排或者換算48公尺的優勢。

這解法可能很簡要,但對於Jack Miller卻沒那麼公平。這位 Alma Pramac Ducati車手有勇氣與眼光選擇了光頭胎。如果大家都熟這項程序,而不用花太多時間來解釋,那Miller會有很大的優勢。事實上,他在場上枯等了20分鐘,並且試著平撫緊張的情緒。他有自己的一套來舒緩氣氛,他解釋說:「一直訐譙!」

Miller對此適應得出乎意料的好。賽後他說:「就是這樣了。我的意思是,我覺得我們做了對的事,我們不能說別人做錯了,但坐在空無一人的起跑線上感覺真的很怪。」

賽事總監的解方並不完美,但可行。Miller說:「他們在承受巨大的壓力下盡力去做了。這種龐大壓力下的情形,又下起雨,我只想到,噢老天爺!這會是另一場噩夢。但我想再這麼瘋狂的一天下來,我們該替這一切感到滿意。」

解決一個問題,另一個問題出現

新的排位出爐後,車手們開始準備跑暖身圈。接下來更混亂:Marc Márquez的RC213V在起跑前熄火了。對Márquez來說,正確的程序應該是繼續坐在車手並舉起手來示意他的車子熄火了。但Márquez卻試圖推發賽車,而且成功了。但他得趕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但IRTA人員一陣混亂,他將賽車調頭,逆行回到之前的位置。

這個錯誤讓Márquez被罰得來速,而這個懲罰將開啟MotoGP一連串的狀況。這是個需要空間來描寫的故事,我會在下一篇裡補充。現在讓我們重返賽場。如同Cal Crutchlow在賽後記者會上說的,這是頭條,至少該要是頭條。

Jack Miller的起跑不錯,但50公尺的優勢讓他變成了獵物,後面跟著一群獵犬,或者像他所說狼群。第一圈結束時,就有人追上了,Marc Márquez正跟在屁股後。Márquez 在下一圈超過這位澳洲車手,直接在後直道把他巴掉。

這位Repsol Honda車手放開手腳的跑,但於此同時,場邊正在調查他的行為。五圈後跟Miller拉開2秒,Márquez就收到得來速的懲罰,而他也馬上回維修區去。

四路人馬

由於目標消失, Miller的速度掉到足以讓Alex Rins追著Johann Zarco跟Cal Crutchlow一起加入領先集團。這四位車手纏在一起,依靠賽車不同的優勢,相互交換位置。Rins在五號彎向Miller發動攻擊,沒有成功。在七號彎再度嘗試,這次超越了,卻因為跑開而馬上丟了領先位置。一圈後他們再次交換位置,Rins攻擊Miller,Miller攻擊Rins,Zarco跟Crutchlow在後面也沒閒著。

Rins終於超過並且領先,但在七號彎跑開,付出相當大的代價,跑到潮濕的補丁上。其他三位馬上超過,Rins瞬間掉到第四。

一圈過後,換Miller跑開。這位澳洲車手在13號彎跑太深,壓到濕的柏油。其他三位超過他。而他再也沒有縮小與領先車手的差距,最後以差強人意的第四名完賽。

Miller在賽後說:「很肯定的,這個結果有喜樂參半。拿下竿位又領先這麼長一段的比賽,不能上頒獎台有點受傷。不過總而言之,這是個美好的一天。我試著騎聰明點,尤其在第一圈,大家都在騷動。我試著維持我的情緒,盡可能的成熟,我想,這有時不是我的強項。所以我對此感到滿意,接著是在比賽中碰上幾次重大的失誤,在前面感覺到後面有些壓力。跑開的時候壓到潮濕的補丁,並試著在一號彎彌補回來,然後幾乎完全跑開,又壓到潮濕的補丁。實在很不好。除此之外,今天真的是非常美好的一天,很棒的周末,非常感謝我的團隊。」

然後是三位車手

前面還剩三個,不過Cal Crutchlow跟Johann Zarco之間的競爭比較明顯。Crutchlow先領先,只有他不小心壓到水坑的時候才暫時把領先地位給Johann Zarco。Zarco在前面領先幾圈,但剩下兩圈時,Crutchlow抓到機會搶回領先地位。從那之後,他就控制比賽,儘管Zarco用盡全力想搶回第一。這位Monster Tech3 Yamaha車手在最後一彎追上,盡可能的黏上LCR Honda車手,但Crutchlow 更佔上風。這位英國車手拿下他第三座大獎賽勝利,以及Honda的第750次冠軍,並且在積分榜上領先。

Crutchlow在賽後說:「我知道這個禮拜不論乾地濕地,我可能贏,或拿下第二。老實說,比賽前我跟老婆聊過,我很不開心,因為天氣,因為這個,因為那個,然後她跟我說,你可以很輕易的上頒獎台,就算是從第十名起跑,你也可以獲勝。剩下兩圈的時候,不論發生甚麼事,我都能贏。我在起跑線上的時候也在想,起跑後,前十圈我都在一個很舒服的位置上,在尾流外,跟他不走不一樣的線不去踩水,因為我怕他們壓到水之後會把我一起帶出去。」

走不同的路線幫他省了很多前輪,這是成功的關鍵。「我試著用跟他們騎在水上完全不同的路線,我認為這對我來說效果很好,因為我輸在後直道上,但我很滿意。因為我想省前輪,前輪對我來說太軟。就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也要用更硬一點的輪胎。所以我認為我們處理這狀況處理得很好。老實說,我用最慢的速度來贏這場比賽。我原可能跑在前面,或是直接海放,但我不需要冒著個險。我知道如果我需要超他們,我超得過去,我知道要在哪超,我也成功了。」

新時代,新名字

Crutchlow對於跟他一起上頒獎台的另外兩位車手感到印像深刻,並且認為他們會有更多機會在前段班打拼。「我得稱讚Johann 跟Alex的頒獎台成績,但看看上一站,這些傢伙在卡達就在拼頒獎台了。他們已經變強了。Jack也是,他在卡達也很拼。我跟你說過,這周末有10個人拼頒獎台,你今天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了吧。」

Crutchlow這次的冠軍成績,讓他成為自1979年Barry Sheene以後,首位領先積分榜的英國車手。Andrea Dovizioso第六名完賽,比 LCR Honda車手少3分。Johann Zarco上到第二。Maverick Viñales差Crutchlow 17分排第五。Marc Márquez這站因為他讓Valentino Rossi 摔出去而被罰30秒,本站掛蛋目前排第五。

Márquez 如何同時證明自己是場上最有天份,又是最魯莽最危險的車手,這點要等到明天才能揭曉。這是個需要詳細描述的故事。阿根廷站的故事還沒結束。但也不會持續太久。

 

本文章經 摩托筆記 授權轉載
原文轉載為:http://moto-note.blogspot.tw/2018/04/2018-part-1.html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SHARE
深愛MotoGP的熱血支持者 “摩托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