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每個MotoGP周末都會引發許多話題、筆記、有趣的論點來讓對這項比賽有興趣的觀察者更了解這地球上最棒的運動。有些周末有更多的爆點。然後就像在阿根廷一樣。從排位賽開始,阿根廷站已經比你之前看過的比賽還要狂野與怪異。接著是正賽日。

昨天,我寫道關於導致比賽延遲開賽的特殊狀況,以及Cal Crutchlow如何贏得這場充滿爭議的詭異比賽。在我開始討論這周最具爭議的部分─如同變身怪醫一般狂掃賽場的Marc Márquez,當然最後他還是受罰了─還有一些關於這場比賽的筆記,以及最終的結果要跟大家分享。

首先,Cal Crutchlow在阿根廷的勝利令人心服口服。Crutchlow的勝利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結果,而是他如何做到的。西班牙記者Borja Gonzalez敏銳的觀察到,這是一個需要耐心的勝利。由耐心建立起來的自信,知道結果會是好的。他在記者會上說:「我知道這個禮拜不論乾地濕地,我可能贏,或拿下第二。過去幾年我的速度很快,而在卡達我的速度也很快。」

耐心是必須的。他解釋道:「我很少冒險。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待在第四位。我的前輪對我來說太軟。比我用去年在這用的輪胎還軟兩個層次。比賽剛開始,油箱還滿的時候,我的車在剎車區很會晃。所以我試著省胎,並保持一定的距離。我選擇跟不跟他們走一樣的線,不去踩水,因為我怕他們壓到水之後會把我一起帶出去。賽季還很長。但我知道最終我能摘下冠軍寶座。我知道我會成功。我知道哪些地方我過得去,哪些不行。」

信仰

有時候,Crutchlow會因為這種信念被粉絲批評,尤其是他因為自己或外在因素而沒有達到期望的時候。但這位LCR Honda車手簡潔的解釋了為何這種信念是賽車手心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說:「當我坐在場上,我認為我可能會贏得比賽,如果我認為我贏不了,那我會坐在車庫裡。」

Crutchlow解釋說:「這是事實。你得要有這種心態。如果沒有,你不會贏,甚至不會完賽。我來到阿根廷,相信自己能站上頒獎台或是能挑戰奪冠。我在場上仍然在想一樣的事。當然,Marc得進站,我認為如果Marc能正常騎,我會更加艱難。他這周在任何狀況下都快,但最終我們贏了比賽。你得相信你會馬上獲勝,不然不會成真。我確信某些人也這樣相信著,但我起跑不錯,待在第四、第五、第六名,開始慢慢拼一些,我認為我絕對有可能贏。所以我抓準時機出招。」

Honda─不論是HRC還是Lucio Cecchinello的LCR車隊─在Crutchlow今天的傑出表現中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我們今天表現很好。我的車隊在整個冬測的表現都很棒。Honda在兩個月的寒假也推出很棒的引擎。這場勝利我們得讚揚我的車隊。」

混合的場地狀況加上Honda強勁的馬力代表著他得好好控管前中性胎。「老實說,如果地全乾,比賽速度會在1.39’左右,那我得用硬胎,不然我們會很慘。不過我也不認為我們的設定相當完美,而且賽道真的很滑。第一計時段真的非常滑。但能控制住真的超棒,換做幾年前我早就躺在上了。」

Zarco的失之交臂

Zarco離他的首次後空翻只有一步之遙,但最終,他還是沒辦法在最後一個計時段超過Cal Crutchlow。他在賽後記者會上說:「我一直拼,一直拼,一直拼。整場比賽我的速度跟節奏與Cal不同。所以最後他超過我的時候,他的速度更快。當時我也正在拼。我了解了一些事,但最終這還不夠,而我也有點累了。我緊追在後,以便要是他犯了些錯,我就能試著趁虛而入。但過了五號彎,七號彎,我都沒動手,我想那就13號彎吧,但能以第二名完賽也不錯。

一開始比賽,Zarco就引起爭議。第一圈尾,車手們出12灣要進13彎時,這位法國車手正跟著Dani Pedrosa。為了要更容易進13號彎,Pedrosa的Honda賽車稍微跑開,進到最後一彎。門開了,Zarco抓緊時機搶入彎頂點,這是阿根廷賽道最常見的超車熱點,也是在這條賽道比賽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當Pedrosa要往彎頂點內切,他發現Zarco的黑色M1卡在內線,被逼得把車身立直往賽道中間騎去。一般來說,這不是甚麼問題,但賽道上現在有水痕還有賽道表面也很髒,他被迫硬著入彎,這對Pedrosa的後輪來說要求太高。Honda RC213V的後輪就這樣滑掉了,接著就把他甩到空中。

沒有接觸

Zarco堅持兩人並沒有碰撞。他看到Marc Márquez跟Jack Miller都拉開跟Pedrosa的距離,想超過西班牙車手追上去。他認為自己速度比Pedrosa快,並決定在13號彎超車。他說:「我看到Marc跟Jack在比賽中領跑,而且速度比Dani快。我也明白Dani,他在開賽都會穩穩的跑。我不想被前面兩個拋下,所以我很快就決定要在13號彎超車,那裡有 race line而且內側還有另一條乾的路線,我用這條乾的路線超車。當選用這條不同的路線時,我稍微的跑開了。問題越來越嚴重,地上變得更濕了。我得把車身立直避免摔車,因為如果我摔了,我會把他推出去,然後他就會摔車。接著我並沒有在濕的補丁上轉倒。我不知道他轉倒了。我看到Alex超過我,而對我來說,Dani在我後面。他的運氣不好壓到有水的地方。

他們有撞到嗎?檢查Marc Márquez車上的攝影機,查看Pedrosa跟Zarco的鏡頭,很明顯Zarco把他的M1騎進非常窄的路線裡頭。但Pedrosa感覺到Zarco在內側,把車立直避免碰撞。兩人跑很外面,而Pedrosa跑到賽道上最糟的地方,然後他就忽然失去後輪了。雖然Zarco沒有讓Pedrosa有太多的選擇的餘地,但兩人沒有明顯的碰撞。Zarco這個動作很強硬,但還在合格的範疇之內。如果賽道條件再好一點,或者如果Pedrosa放慢速度,轉向慢一些,或許他可能不會轉倒。

真要說的話,Pedrosa是這次賽道狀況的受害者,在這條潮濕的賽道上,抓地力非常不可測。13號彎是超車熱點,不過Zarco在這賽道條件相當糟的地方試圖硬超。這是一般的賽車事故,儘管Zarco現在超別人車的名聲不太好,但這不代表Zarco這個人的實力。

真正能代表Zarco的實力的是成績。他在阿根廷拿下第二名,這是這位Monster Tech3 Yamaha車手在四場比賽中站上三次頒獎台了。卡達開幕戰之後,Zarco儼然就像是今年的冠軍競爭者之一。或許他還沒贏過任何一個分站冠軍,但也只是時間問題。

Alex Rins,誕生的新星

Alex Rins也是。這位騎著Ecstar Suzuki賽車西班牙車手在第一年進來時迷失了,因傷損失很多能騎車的時間,同時因為Suzuki選錯引擎版本使得賽車失去競爭力。Rins跟隊友Andrea Iannone的成績已經充分證明,2018年的Suzuki已經全面修正。

Rins在二月的專訪告訴我,他在去年的飛利浦島站正賽上學了很多。整個冬測他都在實踐他在之前所學的,直到他摔出去。他一直在比賽中挑戰Jack Miller,超過後領跑一圈半然後又跑開。

待在 Miller後的那段時間又是他在MotoGP又上一課。Rins在記者會上說:「一開始我就保持冷靜。整場比賽我幾乎都待在Jack後面。他領先時我第二,我在想如果我超過他,我應該能拉開一段距離,因為我能輕鬆的跟在他後面。我試著做三到四次超車,但賽道狀況真的很糟,路線上有很多潮濕的補丁。跑到一半時,我犯了些錯誤,然後我想,冷靜,跟著他們拼頒獎台,拼冠軍。」

Rins 離他的MotoGP首勝有多近?他說:「我們在冬測真的很努力。我們進步很多。我也比去年成熟。去年我很掙扎又受傷還承受許多,但現在我很滿意,因為我們正往對的方向發展。我不知道哪時有機會得勝,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很接近了。」Rins拿第一場勝利是時間上的問題。如果西班牙媒體AS.com說得準的話,那Rins跟Suzuki續約的新聞應該幾天後就會公布了。

狡兔Rabat

阿根廷站還有許多值得注意的地方。Tito Rabat用Reale Avintia Ducati賽車穩穩的跑出排位第七的成績。自從離開Honda RC213V跳上Desmosedici GP17之後,Rabat整個重生。這位西班牙車手進入MotoGP後,成績一落千丈,而且飽受粉絲批評。換了輛不同的賽車,一樣他認為更容易騎的賽車後,他變得更有競爭力。

Johann Zarco的隊友Hafizh Syahrin也值得稱讚。做為Jonas Folger的遞補車手,他錯過一半的冬測時間。也錯過寒假休息調整體能適應MotoGP的時間,這點常被低估。Syahrin本身也被某些粉絲小看,認為他不該騎MotoGP賽車。

在阿根廷,他證明了自己有能力騎上Monster Tech Yamaha M1。這位馬來西亞車手在阿根廷穩跑,最終以第九名完賽,跟Andrea Dovizioso、Andrea Iannone和Tito Rabat跑在同一個集團,跟冠軍差24秒。Hervé Poncharal保證他所簽下要取代Folger的車手,會是一場偉大的冒險,結果這人是Syahrin。賽場上多了他非常值得。

motomatters

本文章經 摩托筆記 授權轉載

原文位置為:http://moto-note.blogspot.tw/2018/04/2018part-2zarco-vs-pedrosa.html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