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在這個講求資訊真實性的時代,隸屬LCR Honda車隊的MotoGP車手Cal Crutchlow以提供訊息聞名。他在練習或賽後提供真實的資訊,且未經修飾。他說:“我們的團隊表現極佳,而我們也努力在賽前解決所有可能發生的問題。”

先前在Bridegstone仍為MotoGP指定用胎時,Cal Crutchlow在一場訪談中提到Honda的“V形過彎路線”,也就是以類似V字的路線過彎,提高出彎速度。兩週前在COTA,他說道:“Honda的賽車始終都有很強的煞車、轉向、扶正與加速性能。”然而,在Michelin輪胎的時代,情況有所改變。

“過去使用在使用Bridgestone輪胎時的做法是盡量以V字形的路線過彎,但現在不再是這樣。使用Michelin輪胎的最佳方法不再是V字形。轉為Michelin的第一年我們有些掙扎,因為我們還停留在我們所習慣Bridgestone輪胎的騎法。甚至是Yamaha在當時的路線也都比現在更像V形。現在的Michelin最硬前胎與Bridgestone所提供的最軟胎十分接近。

Colin Edwards Jr.

在早些年,當Marc Márquez被問到在MotoGP新人年,他所發現到最不尋常的異處是什麼?他的回答是Bridgestone的前胎。他表示你可以持續地對它施予壓力和重量。在2009年Colin Edwards Jr.也曾做出幾乎相同的回答。

Crutchlow又說道:“Honda還是持續以類似V字形的路線過彎,但這是因為我們的車輛風格。但其他人,甚至是Ducati,都非常接近Yamaha較為圓弧的過彎路線。我們必須依賴後輪過彎,我們必須提早開油,藉由後輪的滑動來克服轉向不足的問題。早開油的程度遠大於我騎乘Ducati時的習慣。”

Crutchlow的敏銳觀察力與騎乘其他車輛的經驗是他對於Honda新設備所做測試如此有價值的要素之一。另一個重要的要素是他的坦率。他說:“我們有很多的優勢,我們能更晚煞車,我們能以更快的速度進彎,雖然我們不能和其他人維持同樣的過彎速度,但我們出彎更快。”

我提醒了Crutchlow他在Yamaha Tech 3車隊時的說詞,他曾說:“我是騎Superbike出身,所以當我跨上Yamaha後我也試著以Superbike的騎法騎乘,但這不管用,我必須重新學習它的騎法。”

現在他說:“你可以試著從車輛設定改變車子的風格,但我們試過很多次了。我們再Honda賽車上有許多嘗試,試著讓賽車能以更圓滑的路線過彎,因為我們認為這是在使用Michelin輪胎下最好的過彎方式 – 提早煞車、維持彎速並快速地出彎。但這輛車的DNA是無法改變的,而結果總是回到原本的方法,因為跑的比較快。而身為一個好車手必須隨時認知到怎麼樣才是最快的騎法。”

我問Crutchlow在一具底盤上是否有可能達成高煞車穩定性與高彎速,還是兩者無法兼顧?

“我們強化底盤以加強煞車性能,我們可以很快的下傾角、扶正、出彎。通常在直線底我們都是比較快的。但如果看看遙測數據與和Yamaha競爭的影片,結果非常接近。他們能保持極高的彎速以至於不會損失太多動能,因此在直線尾端,他們總是能跟上我們。

“我們很晚煞車。在某些彎角上我們能比其他人晚50公尺煞車,且不會失控。50公尺是很長的距離。我們無法掌握彎中速度,但我們能簡短圈時。在這邊的16、17、18號彎,他們可能會在那長距離的三個右彎追回,所以結果還是很接近。”

接著Crutchlow語出驚人:“我想若能放棄一些車架鋼性,會有更好的表現。”

這符合他先前所說關於Michelin輪胎較適合路線圓滑的車輛與騎士。在2006年賽季,Honda曾向Michelin要求更好的抓地力,但在當時Rossi的技師Jerry Burgess卻表示Yamaha賽車有極佳的抓地力。這是因為路線圓滑的騎士(如Rossi)需要的是堅固的胎體來支撐騎乘風格對輪胎施加的持續性高附載。而設計來V形過彎的Honda則需要更高的抓地力以應付車手在低速通過彎頂點後的急加速。pastedGraphic.png

Cal Crutchlow與Cycle World編輯Kevin Cameron。

接著Crutchlow談到了自開始以來車隊所做的嘗試,試著要找出另一片天。“我們總是試著要朝另一個方向改變。在跟隨其他車廠的車手時,我們的車在煞車表現上並不像是台Honda。所以可以說這是在進行取捨。”

在二行程500cc的年代,Honda與Yamaha監視著彼此大相徑庭的引擎。為了要確保,Yamaha打造並測試了一具和Honda相似的單曲軸V4引擎,而Honda則也對Yamaha的雙曲軸逆轉引擎做了同樣的事。測試以確保各自設計的引擎是最好的。

“作為一個在開發端對Honda有許多貢獻的人,試著要把許多的投入轉為對提升性能正向的貢獻,我相信放棄一些東西能讓我們取得更高的彎速,我們能讓賽車比現在更具競爭力。“

“Honda在今年的表現很好。車輛和調教都和去年很相似,但引擎非常強勢。我們一次又一次的要求輸出更強的引擎,而今年,要求成真了。

我問了Crutchlow這顆更快的引擎是否是讓他在阿根廷站拿下勝利的“額外”助力?他說:“Marc在星期五比我快,但並沒有快很多。所以我知道他就是目標,而雖然Valentino Rossi與我很接近,但並不夠接近。我想著,如果Marc退賽了,我就絕不能輸。而我也在阿根廷有很好的表現、不承擔任何風險。我乖乖地待在第四位,而當機會來臨時,我也拿下了勝利。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SHARE
嘴炮騎士
擅長用嘴說得一手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