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本文章經原作者-何祥瑀 授權轉載

#文長
自高中攝影課起,就對攝影產生極大的興趣,平常也勇於嘗試各類型的攝影題材,如光軌、風景、街拍、紀錄、商攝、等等……。
在風景題材中,銀河與星空,更是不可或缺的一個角色,是攝影愛好者必拍的一個領域。
當然,拍攝銀河與星空除了需要一些基本的攝影技巧與器材之外,更重要的便是氣候與地點,天氣糟 雲層多會看不到星星 而若是拍攝地點光害太嚴重,也會導致照片過曝,所以,要拍攝星空,天時地利兩者缺一不可。

……切入正題……

因為學攝影到現在快3年了,基本上大部分題材都有嘗試拍過了,但是,就唯獨星空這部分還未拍攝過,就這樣,和同學規劃起 上合歡山武嶺拍攝星空的計畫。

因為武嶺位於南投縣接靠近花蓮的交界,我們從新竹湖口出發,騎機車路程約莫200多公里,依照以往經驗,就算早上六點出發,抵達時也是天黑了,計於安全考量,我們並不打算騎山區夜路。
(在上一次旅行中,對於騎機車 公里路程數已經有一套完整的概念與估算能力,哈哈,詳細請參照上篇遊記「千里長征之五天四夜機車環島記」)
所以這次旅行我們預計規劃為三天兩夜。
起初是這樣計畫,第一天先騎到臺中過夜,隔天清晨從臺中出發騎往霧峰再上霧社再一路攻頂至武嶺,然後紮營過夜,隔天早上再往東至大禹嶺,然後北上到中橫公路宜蘭支線,接到北橫公路後,再從桃園南返回新竹。

出發前倒數兩天。
我在宿舍整理後天要帶的裝備與衣物,就在此時,一旁的電視新聞播出了一則消息,「因冷氣團南下,合歡山降出今年第一波雪,民眾蜂擁上山觀雪……」
剎那間感到了興奮,雖然小時候在中國東北有看過雪,但是當時年齡小,至今已經記不得了。
不過此時擔心的問題逐一浮現,一來是降雪了,有很大機會是看不到星星的,二來便是道路結冰積雪,不掛雪鍊應該是很難行駛的。

後來,跟朋友經過一番討論後,覺得也是難得的一個機遇,所以我們決定還是照著原計畫執行,於是便立馬和朋友跑去市區購買雪鍊。
但是才發現,市售的雪鍊都是給汽車使用的居多,根本沒有給機車使用的…
後來上網爬文,發現了一種土砲的方法,是用栓狗的鐵鍊和粗束線帶DIY製成,土砲雪鍊購齊後,便返宿舍繼續為行程做準備。12/7星期四 晚上18:00
此時天空飄著毛毛細雨
我們正式踏上這趟旅程。
一路南下,到了苗栗通霄段時,滂沱大雨傾盆而下

騎著騎著我們到了苗栗苑裡,我們看到了一間便利商店,在夜裡的郊區格外的顯眼,稍作休息,順便待雨勢稍小再出發。
雨勢漸漸轉小,我們繼續踏上南下的路程。騎著騎著,終於到了臺中我們晚上要下榻的住所。
到了房間後,稍作行程討論後,便早早休息入睡,因為打算隔天清晨就出發,把握天亮的時間攻頂,早點休息,養精蓄銳。

12/8清晨05:00
手機鬧鐘,揭開了早晨的序幕,我們整裝完後,離開了住所,準備攻頂。
清晨的臺中市區人車並不多,清新的空氣,為這一天注滿了活力。

我們騎著騎著到了埔霧公路,這裡可以說是合歡山公路的山腳下了,可以清楚看到山群雲霧繚繞,穩重的佇立在那。
此時差不多六點鐘了,休息片刻,吃個早餐後,準備正式上山。

我們騎的是1996年產的YAMAHA 迅光125,是很老的車,加上我們雙載而且行李又多,重量差不多等於一個人了吧,所以我們的想法是說,每約10~20公里便休息片刻,深怕車子過熱。途徑翠峰段時,安全帽上的霧水開始結霜。經過了一番曲折蜿蜒的山路,我們終於到了海拔2050公尺7-11便利商店,也是號稱全臺灣海拔最高的便利商店,此刻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我們在這休息和進午餐,在這同時,也遇到一位機車騎士也是行囊滿車,上前攀談,得知也是要上山露營攝影的同好(不過後來上山後卻沒看到他,太冷下山?[霧社水庫]
在休息當中,我們接上合歡山公路的無線電頻道,詢問有沒有友台已經到達頂端的,能否告知天氣,剛好有熱心的友台在頂標說到,上面並沒有下雪,此時我們感到非常失望,因為這下子拍不到星星又看不到雪了。在短時間衝到了海拔兩千多公尺,想說讓車子多休息一會兒,我們休息了快兩個小時才出發,因為想說剩不到20公里的路程,應該很快就可以攻上武嶺了,不過後來才發現,這是個錯誤的決定。從海拔2050m的地方雖然距離頂標3275m僅不到15公里的距離,但是上坡坡度急速增高,車子的馬力不足,幾乎可以說是快走不動了。不免俗的拍一張觀光照。、

雖然武嶺離小風口不遠了,就在不到2公里的路程時,因為山區氣候多變莫測,霎那間,風雲變色,天色急轉為暗,我們點開了那微弱的車頭燈挾帶著恐慌繼續向前,途中還看到一位勇士 背著厚重的行囊,拎著帳篷 ,在漆黑的山路上行走。

經過了一番顛簸的山路後終於抵達紮營地點了!
環繞四周,一盞路燈都沒有,除了佇立在那路旁的管理站之外,連個人煙也看不見,更別說露營區了。

潦無人煙又漆黑的公路上,除了機車的引擎聲 與我們作伴之外,剩下的就是那寂靜的山脈。
我們焦慮的看著手機,導航確實顯示已到達,但是我們並未看到紮營的地點,不過倒是在前方不遠處有個小盆地,不過因為行李和裝備很多,夜路行進間非常不便,決議後,我支身前去探勘,經過了以小段下坡,到了小盆地裡面我發現,這個地方就是平常大家上山駐紮的地點,不過因為冬季加上降雨,所以未見半個人影,這下子可不妙了,看樣子今晚連個落腳處都沒有了。

雖然沒有下雪,但是因為高海拔加上降雨,到了晚上時,氣溫也降到了6~7度左右,此時我們開始尋找另一個可以駐紮的地方,進到了管理站的停車場,發現有非常多的汽車陸續進入,有的可能天黑前就已經抵達在那準備晚餐,不過我們發現,幾乎都是準備在車上過夜的,就在我們四處尋找合適的過夜地點是,遇見了剛剛在途中的那位徒步勇者,我們四處尋找。發現了一個很棒的地方,他算是地下室的空間,這個地方棒極了,除了可以遮風避雨之外,還有飲水機,於是我們很快的就把裝備拿過來,開始搭起帳篷,同時跟那位徒步勇者聊天得知,原來他是臺北一所大學的學生,他透過長途大巴加上便車的方式,想要去花蓮旅行。
住所竣工後,我們開始泡泡麵來吃晚餐,剛好有一個家庭也下來底下室煮火鍋,還很熱情的招待我們一同享用,很快的大家就聊成一遍,而且巧合的是,原來那個家庭也住在苗栗,更巧的是才隔幾條街而已,有的時候真的是會有很多的巧合,或許這就是緣份吧。

經過早上陡峻山路的一番折騰,大家都非常疲倦,用過晚餐後便準備就寢了,忽然間,管理處的鐵門轟隆作響,這時我們心想,完蛋了,管理人員來了,我們要被驅離了…
我們忐忑不安的看著那漸漸升起的鐵門,不料,管理人員很淡定的走進來,並跟我們說,明早記得把垃圾收好,然後就走進裡面了,或許是管理員認為,在這細雨綿綿的黑夜山深山上,把我們驅離會太殘忍吧,哈哈。

沒想到,另一個煎熬又在前面等著我們。
露營菜鳥的我們,地墊方面只帶了一塊薄薄的鋁箔墊而已就上山了,大概躺了半小時,便開始感覺到,好像躺在冰塊上一樣,因為天氣寒冷,地板又磁磚做的,我拆了三包暖暖包,稍微暖和了一點,不過過一陣子還是會被突然凍醒,不時起床動一動,看看窗外有沒有下雪,說是徹夜輾轉難眠也不為過。經過一晚天寒地凍的洗禮後,時間來到了早上六點,睡不著的我,很快的就清醒了,晨曦照亮了大地,點亮了窗外的景色,外頭的點點細雨讓我感到小小的失望,本以為可能有機會可以看到雪的,看來是無望了…

其他人也陸續起床了,我們開始收帳篷,準備繼續東行大禹嶺。

這時,管理員從裡面走了出來,問候早安,同時問到,你們不上山去賞雪嗎?
我感到非常驚訝,並看著窗外仍然下著毛毛細雨,沒想到海拔差1-2百公尺,差別卻這麼大。
既然已經下雪了,當然要去一睹為快呀,我們收好帳篷準備出發。
此時,來了約莫十幾人,原來他們時半夜從宜蘭騎夜車殺來,準備清早上山賞雪,
我們便把已經準備騎車上去的計畫告訴他們。

他們驚訝的說道:已經開始管制了,沒裝雪鏈不能上去的,他們的車子都被擋在管制站外了,此時才發現,原來我們在晚上時已經進入管制區,所以我們的機車很自然的就在管制區裡面了…

因為怕負重太重,我們把所有裝備都寄放在管理站,帶個手機,就騎著機車上武嶺。隨著越來越接近武嶺,降雪越來越多,到我們到了大風口路段時,此刻初雪越來越多,在這樣下去,騎車應該會很危險,我們便把車子暫停在工程的挖土機旁邊,徒步上去。一路上還有許多老人家剛從武嶺徒步下來,約莫走了4公里多,降雪越來越大,路旁的流水也漸漸結凍,整條公路都被白雪給覆蓋。就在到達松雪樓時,離武嶺只剩700公尺,不過全是陡坡,腳底的靴子因為初雪全濕了,感覺腳都要結凍了,潮濕的環境,讓人很快就感到疲倦。此時我們才發現因為早上急著上武嶺,早餐都沒吃,所以我們決定還是返回管理站好了,我們吃著身上僅有的兩塊餅乾,稍作休息,就開始回程。結果因為靴子進水,腳底感到越來越冰冷,都快沒知覺的,加上雪越下越大,到了大風口路段時,開始刮起了暴風雪,風大到我體重82公斤都快要站不住腳了,而一旁就是高聳的懸崖,瞬間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會叫大風口了。我們相互搭肩前進,好不容易看到了早上的挖土機,不過眼睛的景象讓我們感到驚訝,機車被一層白雪給覆蓋,此時路上的積雪也有將近兩公分厚,看來不裝雪鏈是不行了,不過手一脫離手套,就像是結凍一樣,根本動彈不得,加上暴風襲虐,我們只能偎依在挖土機旁,以免被吹走。
眼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杵在這也不是個辦法,後來,我們決定還是硬著頭皮先用牽的,等到降雪沒那麼厚的地方在騎乘。

驚恐的我們,牽著機車準備下山,連走路都會打滑的路面,深怕牽著騎車會倒車,沿途看到整排的汽車在路上準備上武嶺,不過都動彈不得,因為路隊長(第一台車)爬不上坡,大家都在等他。路實在太滑了,就在一個大下坡時,差一點倒車,兩三位待在汽車裡的駕駛,見狀紛紛下車幫我們下那個坡,果然人情味無所不在,很感動。
就這樣,我們在沒吃早餐的狀況下徒步走了將近9公里的路程,還是雪地加上暴風雪,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
終於到了未積雪的地方,我們跳上機車,迅速的往管理站移動。
到了管理站後,發現早上只下毛毛雨而已,轉眼之間也開始下起雪了,受凍的我們立馬去小賣部買了關東煮和肉包,填補我們那飢腸轆轆的肚子,眼看已經快下午兩點,管理站這邊人員提醒我們接下來雪將會越下越大,到時候要下山就沒那麼容易了。
經歷過昨晚的折騰,我們可不想再露營一次,喝完熱湯後便速速出發下山。當初我們是規劃從小風口下山後,要在位於太魯閣國家公園內的一處叫綠水合流的露營區過夜,但是因為全身都溼透了,過於疲憊我們臨時改變了一下形成行程,決定直接騎到花蓮市,住我們上次環島時,在花蓮住的青年旅社。
不過山中收訊不良,無法確定有無空房。

不管這麼多了先下山再說,東行出大禹嶺後,雲霧繚繞的山壁和萬丈深淵的山谷盡在眼前,每一個轉彎處都如同坐雲霄飛車般的驚悚,與那深不見底的山崖,僅一線之隔,手套也濕透的我,手指可以說是冷到動彈不得了,本來想說脫掉那濕冷的手套會不會好些,發現並不會,沒有了手套阻隔,行進中的撞風反而更冷…
山路曲折蜿蜒,山壁聳入雲霄,山谷深不可測,不時還能看到日前土石流所留下的痕跡,不禁讓人感嘆先人開闢此路之艱難。
一路下山,我們到了海拔一千六百多公尺的新白楊。
因為實在是太冷了,在這樣下去極有可能凍傷,所以決定在新白楊這來取暖,我們拿出昨晚吃完的罐頭鐵盒裝本來要在山上煮水的酒精膏(因為管理站有飲水機了,所以沒用到),點起火來取暖,順便把手套烤乾。

[因為太冷了沒拍到照片]

因為天色漸漸轉暗,此地不宜久留了,我們抓緊時間繼續趕路,一路東行到了太魯閣燕子口段,看到了花蓮公車來回穿梭更是感動,表示離市區不遠了。太魯閣那險峻的山壁與溪谷中碩大的巨石,不禁讓人感到人類的渺小。

很快的,我們出了太魯閣,到了那熟悉的花蓮市區,此刻電話也可以使用了,我們打電話過去,確認還有空房,便立馬趕去。
到了旅社後,立刻拖著那濕冷的身體去洗熱水澡,洗完澡後躺在床上馬上就睡著了。

約莫一小時後,飢餓的肚子把我們喚醒,雖然睡了一小時,但是感到全身發熱,四肢無力,感到非常口渴。去便利商店買了一瓶運動飲料,喝完後立馬覺得注入了活力一般活過來了,仔細想了一下,驚覺今天除了一晚關東煮湯之外,就沒有補充任何水分,而且還在雪中徒步行走了9公里,難怪會覺得快脫水。
與朋友討論,因為實在太操,明天應該是要把車子用寄的回去了,然後坐火車返程。我們在街上吃過晚餐後,便開始尋找機車拖運行,後來找到一間,寄回湖口800元的機車托運行。
有了落腳處頓時感到輕鬆許多,花蓮市更給人一種愜放鬆的氛圍。
因為明天打算用寄車,那便不用那麼早起,加上在合歡山上太操勞,可以多睡一會兒,反正中午前搭火車也不晚,回到旅社很快的便躺平呼呼大睡。

次日,10:00的鬧鐘奏上了一天的序曲。
我們收拾行李退房,出了旅社,花蓮艷陽高照,天氣晴朗,與昨天山上的天氣根本是天差地遠。

因為昨晚睡的很好,加上天氣晴朗
我認為可以騎回新竹,不是問題了。
同行友人感到驚訝!不過因為他家中有一些事情,得先搭車北返。

所以我展開了一人獨返的旅程。
不過因為是臨時起意,加上10:00才出發,計算過後,發現就算現在出發,也來不及返回新竹(因為會行經北部橫貫公路,不想騎夜車),所以我的打算是,先到宜蘭住一晚,次日清晨再返回新竹。出發!!!
晴朗的天空,配上那湛藍的海岸,海風吹拂著,更顯愜意。

不久後,就到清水斷崖,準備進入蘇花公路,風和日麗,於山海之間行駛,美景盡收眼底。到了東澳段,看到了上次環島時有駐足用餐的餐廳,和便利商店,剎那間,環島時的熱血又再度沸騰起來。

忽然間,車道開始大排長龍,原來是東澳以北的路段因為前些日子坍方,正在搶修中,只開放雙線單行,0700~1700每兩小時開放10分鐘通行,大家都紛紛下車休息,活動筋骨,透透氣,我也不例外。旁邊有一個東澳國小,裡面有一個射箭的靶場,反正還有將近半小時的時間才開放通行,在好奇心驅使下,我想前去參觀ㄧ下,還發現了露營用的棧板,上網一查才發現,原來東澳國小有提供民眾場地露營。這時我心想,乾脆今晚就在這邊過夜好了,附近也有加油站跟便利商店,不過後來想了想發現,這樣變成說明天要等到七點才能開放通行,而且,倘若晚上下大雨 坍方更嚴重導致全面性封路的話,那樣就麻煩大, 所以還是趁現在可以通行,趁早抵達宜蘭才是上策。

時間很快的過去,距離通車時間只剩5分鐘,大家都陸續上馬,磨拳擦掌,蓄勢待發。
倒數一分鐘,管制人員上前準備開閘,此時畫面就如同賽跑前一樣,各各都全神貫注的看著閘門。
匡啷 !匡啷 !匡啷 ! 閘門開啟,餓虎出關,大量的汽機車湧入,迎面而來的,是那壯闊湛藍的太平洋,迎著海風向前,令人心曠神怡。
過了不久,經過了坍方的那個路段,可以很清楚的看見柏油路面已經被土石打的滿目瘡痍,連路旁的護欄也被土石給沖掉,消失不見了,工程人員在路旁排成了一列戒護,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通過。總算快到蘇澳了,不過這時才下五兩點左右,想說去上次環島沒有去到的豆腐岬走走,到了豆腐岬有點跟想像的不太一樣,好像是因為漲潮的關係,所以 豆腐被淹掉了一大半。因為中午顧著騎蘇花,沒有時間吃午餐,所以我在蘇澳停下來休息吃午餐,順便查一下明天北橫回程的路線,和晚上的住所。上次環島我們是住在宜蘭羅東的一間背包客棧,本來想去同一間住就好,不過後來看了地圖發現,羅東到北橫山腳有一段距離,而且是反方向,這樣太花時間。
北橫端的入口是位於三星鄉,後來我在網路上找到一個露營區,就在離北橫入口不遠處的地方,而且那個時段還是免費,於是我立馬驅車前去。
因為剛剛在豆腐岬待太久,我到了三星鄉時已經天黑了,我照著手機地圖走,越走越荒涼,已經覺得不意外了,導航總是會導一些荒郊野嶺來走。隻身在田野中穿梭,終於快到露營區了,不過看不出來有任何的人煙,到了門口發現大門深鎖,剛好手機預付卡沒錢了無法打電話,所以只好再騎車到市區,找公共電話來打,折騰了半天,又回到剛剛經過的鬧區,找到公共電話打電話詢問才得知,因為冬季算露營淡季沒人去露營,所以直接提早打烊了…人生地不熟的我在街上徘徊著,ㄧ邊尋找旅社,一邊上網搜尋。
不料,因為這邊實在太鄉下了,最近的旅社還是要到10多公里外的地方才有,可是想想明早清晨就要出發,住太遠不太好,所以萌生了一個念頭,乾脆找個空地露營好了,用地圖看了看,附近剛好有一個很大的運動公園,毅然決然的就決定在這紮營了。

到了運動公園發現很多人都在裡面運動,那時大概晚上八點左右,勘查了一下地點,有兩個點不錯,一個是司令台旁邊,一個是操場外圍的樹下,想說離機車近點會方便些,不過等等就後悔了。[披上偽裝雨衣的帳篷,根本看不太出來在那。提示:電線桿旁邊]
紮好營後,就立刻躺平了,把握時間養精蓄銳,明早凌晨返程。
此刻一輛輛機車喧囂而來,一群人聚集在司令台飲酒談天,直到半夜12點才離去,飽受兩小時的精神疲勞轟炸後,本來想說終於可以睡覺了。
沒想到,就像接力賽一樣,又來了一團人馬,一樣也是來喝酒聊天的,就這樣,持續遭到轟炸。次日清晨4:00 天色依然昏暗
不過很多人再操場晨跑,我也起床準備收帳帳篷,收完帳篷後去附近的一家早餐店吃早
餐 。
凌晨的街上只有送報生在街頭穿梭,還有那早餐店煎肉的鏗鏘聲。

晨曦微露,月光逐弱,農田旁的蔥農也開始一天的工作。
到了北橫入口,看著大溪135公里的牌子,展開了第二趟的山路之旅
清晨的山區潦無人聲,陽光還尚未灑落大地,陪伴進山的除了有那2~3米高的泰雅族人形裝飾之外,還有一片夜總會在山坡上,令人冷汗直流。
除了剛入山時有兩台小發財超車之外,一路上一台車都沒有,不時還會看到獼猴在路中間出沒。
沿路原始森林遍佈,聳立的樹林中,陰風陣陣,林中的獼猴讓人感覺有人再監視你的一舉一動。
隨著高度的上升,坡度也越來越陡,原本以為之前環島時北宜公路的九彎十八拐已經夠難走,沒想到北橫的「18彎36拐」更難走,加上當天起霧非常嚴重,就當我到海拔約7~800公尺時,霧大到的程度就是把手伸直都看不見手掌這麼誇張,更不用說路了,幾乎看不到前面的路,又不能隨意停車,只能看著導航才知道前面要左彎或是右拐,而且雖著海拔持續上升,濃霧的情況未減反增,這時開開始萌生打退堂鼓的念頭,不過我發現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退也不是個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終於到了北橫的最高點,明池國家森林遊樂區,總算是看到了一點人的氣息,休息片刻繼續出發,濃霧與陽光彷彿被山陵線給切割,看著遠方桃園地區陽光普照,頓時心裡已開始踏實了起來。
過了北橫最高點 明池 後,路程開始轉為下坡,雖隨著越靠近桃園,天氣越來越好,不時還會看到重機車隊往山上爬去。

到了永樂橋附近,眼前的景象令人錯愕,因為土石流的關係,基本上路已經完全不見,只剩約一米寬的地方可走。
加上還沒七點,也還沒有工程人員到現場管制,只能再次硬著頭皮慢慢騎過去。到了巴陵陸橋段時,機車突然熄火了,心想完蛋了,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郊野外故路….
想了想發現在剛剛濃霧段因為不敢隨意停車,硬騎了兩個小時沒休息加上又是上坡山路
先讓車冷卻一下好了再看看情況好了,順便歇息一會兒。約莫半小時後,嘟嘟嘟嘟嘟嘟嘟……
重新啟動機車,竟然又復活了,趕緊繼續返程!
隨著往大溪的里程數越來越少,心情越是亢奮。經過了135公里的濃霧、山路洗禮終於回到了西部桃園,隨著店家住宅越來越多,看著導航,僅剩1小時的車程就要到北湖,路上景色越來越熟悉,導航的里程數彷彿就在為這趟旅程倒數著。雖然說沒有拍到銀河,但是卻得到了一個難忘的旅行和回憶。

IG有更多的攝影作品👇
https://www.instagram.com/hxy_19961109/

原文連結:#臺灣#遊記#勇闖雙橫歷險記

延伸閱讀:2018邊緣女子的一人武嶺攻頂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SHARE
嘴炮騎士
擅長用嘴說得一手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