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Ducati三位最快的車手都使用25年前Mick Doohan首次引進的拇指剎車。

看看這張Lorenzo在季前測試時過右彎的照片。他在彎頂點,或差不多的地方,膝蓋碰地,手肘也快親到柏油。他已經看到出彎處了,並且盡可能得讓車轉向,這樣他就能快點進入出彎加速階段。仔細看他的左手拇指:他目前正處於最大傾角,不過正透過客製的拇指剎車在操縱後煞。

大多數的我們如果再彎中按後煞很可能會轉倒,但是剎車對大多數的車手而言是不可或缺的過彎利器。

Ducati的車手們用後煞的頻率比場上其他車手多,多到他們得用兩種方式來踩後煞,一種是用拇指剎車,一種是用腳踩。

許多MotoGP車手─如Marc Márquez、 Valentino Rossi、Maverick Viñales還有其他人─也都嘗試過拇指剎車,但沒在正賽用過。很顯然不用右腳踩剎車而用左手拇指來剎車得要在重新訓練一下大腦;有點像把油門座改到左手去。

這些Ducati車手重新學習剎車不是巧合,而是Desmosedici得用盡一切方法來協助轉向,但Dovizioso跟其他人沒辦法在右彎全傾角的時候還踩得到剎車。

事實上,Ducati車手過彎時一直在用後煞,從進入減速區,轉向並且出彎加速,一圈大概有三分之二的時間使用後煞。而Lorenzo在卡達站用他的後煞用得非常兇,他的後碟在黑暗中都閃閃發光了。

用後煞改善過彎有兩種方式。如果車手一路用前煞衝入彎頂點,他的荷重都在前輪,那不用想過彎。如果他用後煞,賽車往前的動力會減少,所以更容易轉向。用後輪剎車同時也能降低前輪的所受到的壓力。一旦進入彎中車手就會用後輪來收線,讓賽車轉向更快些,所以能更早開油門。

這個技巧適用於任何種類的摩托車,但如同Petrucci所說:「沒用後煞,Ducati不能騎。」

出彎也一樣。車手灌油門的時候會用剎車調整後輪,防止後懸吊彈跳。加速的時候也會用剎車避免孤輪。拇指剎車在這就又有意義了,因為車手須要把腳放在踏板上控制賽車,所以他的右腳沒辦法踩剎車。

圖片來源:Motorsportmagazine

現在用拇指剎車還有另一個原因─現在的車手過彎前會出腳,過右彎的時候右腳沒辦法踩在腳踏上。

大約25年前,Mick Doohan因為一場可怕得車禍造成他的右膝跟腳踝嚴重受傷,無法用右腳剎車時,Brembo替他量身打造了拇指剎車。Doohan首次用上這個特別的剎車裝置是在1993年4月18號的日本鈴鹿賽道。接著持續用這個裝置,從1994年連續拿下五個500cc 世界冠軍。

 


延伸導讀:20世紀最偉大的MotoGP車手 “Michael Doohan”

其他車手如Àlex Crivillé和Simon Crafar也都跟著效仿,因為他們都看到這對右彎有相當大的幫助。Dovizioso是現代車手中第一位使用拇指剎車的人,大約在2016年賽季中期開始用。

現在MotoGP場中所有的制動系統都是Brembo提供,而他們有兩種拇指剎車系統─串接與並聯─這兩種之間的細節大有不同。

Ducati使用的是串連系統,用拇指剎車油缸操縱對二卡鉗活塞,車手不能同時使用拇指剎車跟腳剎。

Rossi跟Viñales 用的是並連系統,拇指剎車油缸直接操控對四的兩個活塞,而腳剎也能直接控制另外兩個活塞。優點是車手能同時用兩個剎車。缺點是對四額外的重量。

很顯然,每種剎車拉桿提供的剎車力道大不同,而車手喜歡用兩個拉桿。拇指剎車推10bar的剎車力道,腳剎推50bar的剎車力道。

Brembo的工程師Davide Acerbis說:「我們正努力開發拇指剎車系統,因為這替車手帶來相當大的人體工學優勢,也因此越來越多車手要求裝這類的裝置。Dovizioso是這群人中第一個用的,因為它讓轉向更輕鬆。Marc也試用過,但他是位非常敏感的車手,除非等到我們能提供他一個跟他用腳剎一樣感覺的拇指剎車,不然他不會用。他最後測試拇指剎車是在去年十一月的瓦倫西亞,現在我們的這套系統已經改善許多。我們的拇指剎車油缸有14mm、13mm跟11mm,不過我們正在朝更大的剎車油缸去做,能透過更小的壓力、更小的行程產生更大的制動力。每個車手有自己的剎車方式,所以他們都得需要自己一套剎車系統。」

拇指剎車在Moto3也很受歡迎,不過在Moto2比較少見。一些Superbike車手有用,一些motocross車手也有裝。John McGuinness也有裝拇指剎車,因為像曼島TT那種持續性的高速讓他很難用腳去踩剎車。不可避免的,拇指剎車也會在地方上的摩托車手中開始流行。

本文章經 摩托筆記 授權轉載
原文位置為:http://moto-note.blogspot.tw/2018/04/ducati.html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