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周五,Honda車隊看起來在阿根廷站相當強大。Dani Pedrosa領先FP1,後頭跟著Cal Crutchlow。到了FP2,Marc Márquez大幅領先Cal Crutchlow,然後海放後面的人。

周六,Márquez看起來所向披靡,雖然在排位賽稍微失利。他比Zarco快0.6秒,而且在全濕的FP3不費吹灰之力就跑出最快的速度。在FP4比自己的隊友Pedrosa快一秒,這個差距更是令人尷尬。周六晚上的預測很清楚:這場會看Marc Márquez表演。

燈滅起跑前,的確是如此。無視規則並惶恐的跳下車來推發就已經意味著他失去贏得比賽的機會。從那時開始,一錯再錯,情況越來越糟。周日的比賽結束,他完全放棄了在阿根廷戰得分的機會,跟Andrea Dovizioso的積分差也來到15分。他還搞砸了一段關係,雖然老實說,他做得還不錯。

 

不知者有罪

但這一切都始於對規則的無知。當他回到場上,Honda RC213V的引擎忽然熄火。他的直接反應是對的:舉手。在他跳下車推發之前,他舉手大概持續了一秒多(大概1.26秒)。引發了一連串的事件,這些事件產生了阻止不了的爭議潮。

Márquez的第一次違例是在車熄火時跳下車。FIM規則書(PDF檔)寫得很清楚。1.18.13載明著:

『所有車手在場上熄火或是碰上其他困難都得舉手示意。不得用任何方式來延遲起跑。』

一開始,Márquez做對了,他舉手了。但當他跳下車試著推發就違反規定。這個,就會讓他被罰一次得來速。接著他又逆行回到原來的位置,違反了1.21.11,這讓FIM的MotoGP管理小組完全沒機會寬容他。

 

一團亂

Márquez將他的行為歸咎於賽場上一片混亂。他在賽後告訴記者說:「當我到場上,我的引擎出問題,熄火停了下來,通常不這樣。那時我舉起手,可是沒有人理。接著我開始推發。幸好車發動了,當時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我知道如果車熄火,我得下來,但現在車發起來了。

事實上,是問題出在Márquez對規則不熟。Márquez說:「我知道如果車熄火,我得下來。」如果還沒跑暖胎圈,這樣的做法是對的。如我上面所說,規則寫明,如果賽車熄火,他們得在原地舉手並等待援助。

為什麼一個MotoGP車手會不清楚規則?足球員不清楚越位規則我們會很震驚,或者說棒球員看到自己打出高飛球他會知道該怎麼做。然而,Márquez卻不知道正確的程序。只提Márquez好像不太公平;他不是唯一一個不熟規矩的車手,有些車手(或車隊)明顯違規的時候還會繼續示威。但不能用知識不足這點來無視他人。

當然,MotoGP規則書又臭又長,多達336頁。但重點不在車手得把整本規則書背熟,他們不用去背剎車碟盤的陶瓷複合材料的比例,請參閱2.4.4.3.3。他們得牢記在心的通常都非常精簡:起跑程序約12頁,其中只有1/3跟車手有關;四頁談燈光旗幟;三頁半談賽場內外的行為。規則書其他部分則是跟車隊、製造商以及主辦有關係。

 

領先者應該要領先

主辦的確也脫不了關係,至少包含那些跟起跑程序有關係的工作人員。規則還寫明,官方得在每一排舉牌,等到車手在自己位置上就定位,並且準備起跑時,在把牌子放下來,讓開賽的工作人員清楚明白。官方在Márquez跳下來推車的時候,把牌子放下來。無論是否被Márquez意外舉動而影響,還是對規則的不確定性,這只會造成更多的混亂。

兩位IRTA人員跳下來介入─當然這是個相當緊張的時刻,周圍圍繞著許多270+馬力重達157kg的賽車,所有車手神經正緊繃至最高峰,賽車衝出去也只在彈指之間。Tony Congram試著把Marc Márquez攔下來。Danny Aldridge跑到前直道去查看發生甚麼事。Aldridge回頭查看 Congram,發現他正在指揮Márquez,接著向起跑的工作人員Graham Webber打了個拇指向上的信號,代表Márquez引擎發動了。

Márquez把這當作他做對了的信號。Márquez解釋說:「當工作人員過來,我問他。因為他有直接跟賽事總監連繫。我看著他,問他說,原來的位置?還是維修站?那時他不知道發生甚麼事。然後我看到另一個人。這個工作人員把手放在我的車上,另一個這麼做[豎起拇指]。接著他們開始離開,而就我的理解,我得回到原位去。」

Márquez的理解是錯的。但IRTA沒有足夠的人來糾正他的錯誤。正確來說應該要取消起跑,讓Márquez從維修站起跑。為什麼賽事總監沒有採取這個行動目前未知:資深的Dorna員工在比賽結束阻止記者跟賽事總監Mike Webb談這件事,甚至還逼一名記者刪去他們跟Webb的訪談內容。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會讓整個情況更糟。所以大家都在對的位置上,比賽就開始了。

 

驚恐

最終,決定開賽再罰Márquez一次得來速跟延後比賽讓Marquez從維修區起跑沒甚麼差別。無論哪種方式,Márquez都會大幅落後絕大多數的車手,他內心的惶恐與炙熱的野心,讓他跑出令場上其他對手都震驚的速度。既令人注目又令人震驚。

這一幕我們不是不曾看過。2012年,Márquez的Moto2賽車在茂木站起跑跳檔。他被拋在28名。第一圈結束時,他已經上到第九。第十圈他開始領先,接著贏得比賽。三場比賽後的瓦倫西亞,由於在練習賽時把Simone Corsi撞掉,他被罰最後起跑。在這條又冷又濕,只有一條乾的race line的賽道上,他再次努力往前衝,第一圈結束就上到11位,最終還贏得比賽。

Márquez的阿根廷站的起跑也差不多,但這次他更兇。他騎得真的令人為之驚嘆,這位Repsol Honda車手完全掌握住變化多端的賽道狀況。他一圈一圈不要命的把賽車往彎裡丟,卻從來沒有超過極限。他比多數車手一圈快上一秒多,比另外一些快上三四秒。

不看他的得來速懲罰,還有幾圈被慢車擋住的時間,他可以說是完全制霸。拿他的最快的20圈單圈來跟其他車手比,他比冠軍Cal Crutchlow快6.353 秒,比Zarco快7.455秒,比Alex Rins快9.179秒。他的速度跟他的主要競爭對手完全不同等級:比Maverick Viñales快13.959秒,比Valentino Rossi快23.219秒,比Andrea Dovizioso快25.311秒。

 

多餘

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他要騎得如此躁進與侵略。他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他可以輕鬆的超越,留下安全的空間,還是能跑進前六名。他並非是超過他們,而是狂野的衝向他們。他在13圈撞到Aleix Espargaro的Aprilia賽車內側。他把Bradley Smith跟Tito Rabat擠到一邊。他在13號彎衝入了 Valentino Rossi的內側,Rossi在他準備切入的時候發現一台Honda賽車,接著兩人碰撞。接著Márquez更糟的舉動是把Rossi擠出去,擋住他的路線,讓義大利車手除了往濕潤的草地上以外無處可逃,接著在他身後轉倒。

這麼輕浮躁進的舉動讓Márquez得到甚麼好處?首先是他接受道30秒加時的懲罰,結算成績時,從第5名掉到第18名(沒有積分)。這讓他背上魯莽的形象。同時這也是他過去一年以及賽前所做的努力,那些集中精神,耐心與犧牲奉獻的形象,最重要的是成為冠軍的成熟度,這一切通通付諸流水。現在,他比 Andrea Dovizioso落後15分,整個賽季還要面對媒體不懷好意的問答,以及車迷的噓聲。

這可能會是整年最容易讓他分心的事,而現在的MotoGP時代,車手最禁不起的就是分心。看看Andrea Dovizioso,他就是把生活中一切令他分心的事物屏除掉,專注在他的目標才會從二線車手晉升到冠軍候選人。接下來的每一周,Márquez 都得回答關於他跟Rossi之間的問題,很難不讓他分心。

 

公關災難

公關方面他也沒有佔到任何便宜。他在比賽結束後的記者會─由Dorna在網路上直播,Dorna知道方法這有利可圖─Márquez承認自己的錯誤,但也試著要推卸一些責任。他說:「當然,今天我犯了一些錯。其中一些是我的錯,一些則是賽事總監的問題。我犯的一些錯。我承認,並且以後會改善。我想我今天做得很好。我對比賽感到非常非常滿意,因為我的速度非常好。」

Márquez 解釋說:「或許這場比賽我犯的最大錯誤是撞上Aleix。」他在比賽的第8圈撞上Aleix Espargaro,使得Aprilia車手跑開。Márquez 說,問題在於他的速度比Espargaro 快上許多,讓他無法判斷他們接近的速度。他說:「我接近時比他快4秒。我沒有注意到。當你接近別人又比他快四秒的時候,很難(判斷)。我用盡100%的努力不去碰撞,接著我有說抱歉。Okay,我收到一個罰則。我了解。我往後退一個位置,甚至是兩個,因為我不知道要退幾個。為了安全起見,退兩個。然後我又開始衝。」

但Márquez卻否認他跟Valentino Rossi之間的碰撞有任何的不當,說這是賽車意外。他想乾淨的超車,但因為壓道積水而失去前端,接著撞上Rossi逼得他跑開。他說:「我覺得我沒有做甚麼瘋狂的事。你得了解賽道情況是怎樣。當然那條路線是乾的,但我壓到潮濕的補丁,前輪鎖死,放掉剎車。Okay,我的確撞上去了。我試著轉向,然後當我看到他摔車,我試著跟他道歉。」就Márquez 所說,還有一些情況跟他一樣。他說:「你可以看Zarco跟Dani、Petrucci跟Aleix,今天真的很難跑。但沒關係,我發揮了我的100%實力,這是個相當棘手的周日正賽。」

 

冷飯熱炒

當然,Valentino Rossi對此有不同的看法。跟Márquez之間的碰撞再度引爆Rossi自2015年雪邦事件以來憤怒。Rossi 抓準機會對西班牙車手無情的批評。Rossi火冒三丈的說:「這是非常糟糕的情況。他毀了這項運動,因為他對對手一點尊重都沒有。從來都沒有。」

Rossi說,碰撞事故是Márquez這周許多違規情事之一。「一個一個來舉例,這周發生的事,都是有可能發生的。很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你可能在剎車時犯錯。你可能會碰撞到其他人。這都會發生。這是賽車。但這周五起,他的確喜歡針對Viñales跟Dovizioso。周六早上他的確喜歡針對我。而今天,他直接對上四位車手。」

Rossi 做出最嚴厲的指控是Márquez有意針對其他車手。他說:「他是故意的,不是失誤,因為他瞄準了腳跟賽車之間,因為他知道他不會摔,但你會。他希望你摔。所以,如果你開始這樣做,會把危險層級提升。如果大家都這樣比賽,對對手一點尊重都沒有,那這會是一項非常危險的運動,而且會以非常糟糕的方式結束。」

面對這指控Márquez當然無法接受。他說:「當然,我對此非常失望。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絕對絕對絕不會直直的撞向某位車手,讓他摔車。我一直都試著在避免這種事發生。當然有時超車會超的近一點,有時卻很清楚。今天跟Valentino發生碰撞是失誤,這是賽道狀況的問題,因為我前輪鎖死了。但關於他對我的職業生涯所說的那些,他錯了。」

 

傷害加深

Rossi 在他的批評中堅持要賽事總監介入。他說:「這是個危險的局面。我希望我對Mike Webb說過那些話,他們承擔責任。他們得採取些行動,讓Marquez 不能再這樣下去。今年在卡達的一號彎,他撞到Zarco的腳,接著去找Dovi。他也去找Viñales。今天是找我。所以他用比我快20公里的速度進彎,沒辦法進彎,因為他就是瞄準我的腳跟賽車,他想讓我摔車。這就是他。過去的50場比賽就是這樣,但我認為他今年更變本加厲。他一直想讓你害怕,一直想把你撞出去。這是相當危險的情況。」

他害怕跟Márquez同時在場上。他說:「我很怕跟Márquez一起待在場上。我很怕在電子儀表板上看到他的名字,因為我知道他會衝著我來。我早就知道了。」Rossi說,如果大家都這樣騎,那不就跟「Destruction Derby」遊戲一樣。

Rossi說,更糟的是,他認為賽事總監沒有認真看待Márquez的危險騎乘行為。他說:「我想跟賽事總監談,我認真的覺得我沒有受到賽事總監的保護。當你覺得未受保護時,你得自己照顧自己,因為什麼事都沒發生。下次比賽要是甚麼都沒做,他會繼續同樣的手段。」

Rossi 抱怨說,Márquez已經毀了他的比賽。他說:「跟他一起騎車我感受不到樂趣。跟他一起拼我找不到樂趣,因為他提高危險的層級。他騎得很髒。他不是騎得很兇,是騎得很髒。」

 

另一方面

Rossi的投訴是否合理?毫無疑問,Márquez在阿根廷騎得很魯莽。而且毫無疑問的他把Rossi逼出賽道外。但要指控Márquez是故意的就太超過了。的確Márquez準備好承擔比其他人更多的風險:2017年他在18個比賽周末摔了27次正好證明這點。而Márquez 沒注意到的是,他所冒的險會影響到其他車手。

正因為Rossi 有充分的理由來抱怨Márquez,他抓緊這次機會開砲。批評相當誇張,竭盡可能的無限上綱。他對於Márquez跟Aleix Espargaro之間碰撞的看法跟Espargaro本身的不同。Rossi說:「這很危險。如果他用時速200公里衝向Aleix Espargaro,假使撞到把手,你摔了,會朝牆上撞。為什麼我們得要這樣比賽?」

Espargaro對於Márquez的碰撞感到生氣,但對於Danilo Petrucci在賽事早些時間的碰撞感到更為火大。他說:「他撞我撞得非常大力。但Petrucci在二號彎對我做一樣的事。甚至撞得更大力。IRTA的人要注意,因為只罰Marc沒罰Petrucci是非常不公平的,後者撞我撞得更用力。」他在推特上大聲抱怨Petrucci沒被判罰。接著換Alma Pramac車隊發布一篇捍衛Petrucci的新聞稿。然後他再轉發另一位推特用戶所發的一系列Petrucci所涉及的所有碰撞照片。

Andrea Dovizioso一開始跟媒體說他不想牽涉其中,後來也涉入了。還用幽默的手法。Dovizioso酸了一下說:「我不想去談六屆世界冠軍變得跟九屆世界冠軍一樣的事。但很肯定的是Marc今天的確做錯了一些事。他有餘力處理每一種狀況,而他卻犯了許多錯誤。今天他的策略沒有奏效。」

 

盛況與情形

Rossi跟Márquez之間的攻防有許多插曲。Yamaha 跟Honda都有牽涉其中,Lin Jarvis要求賽事總監防止Márquez再犯同樣的錯誤,而Alberto Puig把這是淡化成是賽道上的水造成的。Yamaha跟Honda都跟賽事總監提供了自己那一方的看法。

賽後,Yamaha車庫外頭還有戲。Marc Márquez跑去Yamaha車庫向Valentino Rossi道歉,他的經理 Emilio Alzamora以及Repsol Honda車隊老闆Alberto Puig也跟著去。他碰到了Rossi得助手兼SKY VR46賽車管理者Uccio Salucci擋住他的面前,跟他說Rossi沒興趣跟他握手言和。值得注意的是出來擋並且趕走Márquez的人是Uccio,而不是Yamaha車隊老闆Lin Jarvis。

Rossi嚴厲批評Márquez的道歉意圖。他說:「笑話。首先,他不敢自己來我的辦公室,他總是跟他的經理,跟Honda一起,一起出現媒體面前,因為這對他來說很重要。他根本就不在呼。我不想跟他說話。我不想看到他接近我。我知道他跟我說的不是事實。」他用義大利語說,這是公關伎倆。

當有人也指出Rossi也曾做出這類羞恥行為時,2011年他把Casey Stoner撞出去─他帶著三位Ducati經理前往Repsol Honda車庫─Rossi 承認那已經發生了。他說:「但就那一次,沒再發生過。」

從這裡可以看出,2015年發生的事,從來就不會被遺忘。Rossi 說,他跟Márquez之間展現出來的和平就只是表象。「2015年後我跟Marquez 就沒任何關係,一切都沒變。我說Ciao 只是這樣比較簡單。節省時間。如果他不尊重我,我就不尊重他。」這次意外又把整個事件給帶回來。

 

帶一些優勢回家

Valentino Rossi這麼做對他無疑是好處。這位義大利車手在場下一直運用他的權力,影響力和機智如同他在場上所做一般。如果Rossi能想拿10冠─而他自己肯定認為自己有辦法─那麼在奪冠熱門人選上施加壓力有助於他達到目的。2018年剩下的比賽,Marc Márquez都會聽到車迷的噓聲─就連在他的主場把賽隆納也一樣。

他會花接下來幾站的時間(奧斯丁,阿根廷站後的第一站,與赫雷茲,這是回到西班牙的第一站,屆時會充滿西班牙及義大利記者。)來回答阿根廷站到底發生甚麼事。而且只要今年Márquez不小心又犯錯,這個話題又會再出現。這會讓Márquez 非常的分心,而Andrea Dovizioso在2017年證明了車手把分心的要素都屏除後有多強。

 

我們得談談Marquez

當然,真正的問題是Márque一直不斷的犯錯。他那極端的超車風格有時不會被接受。他對剎車的依賴─直到今年之前,都是RC213V唯一的武器─意味著有時候他得用得很狠才會感到安心。

比賽結束後的晚上,前WSBK冠軍既前MotoGP車手Ben Spies懷疑Márquez在剎車的判斷上是不是有問題。他在推特上寫道:「他超別人的動作就像在自己家的越野賽道超自己的朋友一樣。只要是別人身後剎車,他都會碰上問題,我也很難理解。」這位美國車手繼續解釋說:「他從來沒思考過他的剎車風格,外加那相當吸引人。我很驚訝他還會犯這些錯。」雖然Márquez今天在阿根廷的騎法非常優秀。Spies說:「今天他只是不耐煩而已。」

如同以往,Spies 談到一個點。Marc Márquez過去已經收斂很多,但在阿根廷,他就是失去理智了。他只專注著往前衝,沒去顧到其他車手。要像 Valentino Rossi說的那樣,Márquez 故意朝著車手撞,故意要撞倒別人─基本上他就是指控試圖攻擊─就太過分了。但Márquez在阿根廷的確非常魯莽。

更糟糕的是,他完全沒有理由魯莽:就算他非常非常小心的超車,他還是能輕鬆進前六或七。最糟糕的情況下,也可能只小輸Andrea Dovizioso一點分數,但看Dovi這麼掙扎,也可能不會。Dovi說:「今天我們起跑沒甚麼速度,所以我很掙扎。」他只需要自律跟控制。但我們看不見。

 

重複犯罪

如何防止重演?Márquez因為危險駕駛被罰加時30秒,使他拿不到分數,但這不可能改變他的態度。比賽後結束兩天,Marquez在巴西的訪談中提到:「我會一直保持現在的狀況。我每次的比賽都伴隨著緊張,但阿根廷的比賽是一堆狀況累積下來而成。他會一直尋求極限,但會符合規則。

我的想法是,Márquez在阿根廷的行為應該要禁賽一場。不僅僅是因為他犯了多嚴重以及多少次─在起跑線上,他至少違規三次,反覆的無視1.21.2(惡名昭彰的『不負責任騎乘』),而是要逼Márquez 去適當的思考他的作為。

Jorge Lorenzo一直以來都認為要改變Márquez唯一的方法就是禁他一次賽。Lorenzo回顧自己的經驗:這位西班牙車手在2005年時,因為一直跟Alex De Angelis發生碰撞而被禁賽。Lorenzo 說,被迫在家裡觀賽,讓他了解甚麼是真正的危機。他認為Márquez 需要上這麼一課。我認為這是個正確的補救方式。

你會希望禁賽一場會幫助Márquez了解到自己不用騎得那麼俱侵略性。當他沒撞上人的時候,這位西班牙車手的騎乘真的令人嘆為觀止,有著無與倫比的技術與控制力,能在那麼艱難的狀況下控制好賽車。 Márquez的能力能夠比所有人精準的判斷一個快乾的賽道上的潮濕補丁,或者任何抓地力不明的賽道,判斷的比其他人更早。這就是他能輕鬆的贏得需要換車的比賽,並且在其他人掙扎的時候輕鬆得找出抓地力。

 

歷史在重演

在某種意義上,Márquez在阿根廷的比賽,讓我想起Valentino Rossi在MotoGP最偉大的表現。2003年,Rossi最後一年跨上RC211V的那年,當時他在飛利浦島領先,Troy Bayliss在Honda彎摔車,而Rossi因為黃旗超車而被判罰加時10秒。Rossi在第11圈時被判罰,當時剩下16圈。在第9圈時,他刷掉單圈紀錄從1’32.233變成1’32.161。

直到他看到場邊打出罰則,剩下的13圈,他都跑進單圈紀錄內,而且比其他車手快6到8秒。他打破單圈紀錄,消到1’31.421,領先秒差從3.4秒變成15秒。就算扣掉10秒加時,他還是以5秒領先並贏得比賽。這是就Rossi展現出他比其他人優秀的時刻。或許,對Rossi來說最幸運的是,他是在領先的時候被判罰,不用超車。

 

僥倖逃脫

Márquez 的判罰讓Andrea Dovizioso跟Maverick Viñales能度過鄉對沮喪的周末。Viñales的成績比較好,以第五名完賽,差Cal Crutchlow 15秒,但沒被其他人追上,除了Márquez以外。Andrea Dovizioso以第六名完賽,比冠軍曼22.5秒,但入袋的10分讓他能穩坐積分榜第二名,只差Crutchlow 3分。Dovi比Viñales多14分,比Márquez 多15分,而且可以比之前還要更有信心的挺進奧斯丁。

Dovi說:「最後以第六名收場,很肯定的其中帶一絲運氣,這對我們與冠軍爭霸來說都是好事。三個能奪冠的車手都拿零分,這很好。比較不好的地方是,證實了在這種賽道我們很難跑。當不得不在彎中把速度做出來時,我們很掙扎。當然,在這周末我們連去努力嘗試的機會都沒有。能夠正確的設定對會讓我們更往前靠一點。但我們跑得並不快,所以我們一點也不滿意。」如果要贏得冠軍是要盡可能在每個艱難的周末都想辦法克服的話,那Dovi在阿根廷確實表現得非常好。

他的隊友更糟。Lorenzo在阿根廷苦苦掙扎。他在阿根廷用上了空力套件,這個套件在卡達測試時讓前端碰上許多問題,所以三位車手都盡量不用。但這套空力套件卻對他幫助不大:Lorenzo以第15名作收,落後冠軍42秒,落後隊友20秒。

 

阿基里斯腱

這是場慘澹的比賽,反映出他在Ducati狀況越來越令人沮喪。為了追求一輛能夠再次提升他的彎速與敏捷度的賽車,轉隊到Suzuki看起來更多了一分機會。他得接受大幅減薪才有機會去,但那並不重要。粗俗一點的來說,這兩年Ducati給他的薪水足夠他花,讓他能為了追求再次轉隊。金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但買不到世界冠軍。

就算他真的去了Suzuki,Lorenzo 要贏冠軍還是得要面對一個最主要的障礙。阿根廷站再次顯露出這個障礙:Jorge Lorenzo在抓地力多變的混合賽道狀況下相當掙扎。在乾地,Lorenzo 也有能力擊敗所有人,就算是騎Ducati。在濕地的狀況,Lorenzo 同樣有競爭力。但是在半乾濕的狀況下,Lorenzo的超能力就消失無蹤,他在那晃啊晃的,不像個五屆世界冠軍。他現在得想辦法解決讓他沒自信的問題。

 

得到教訓

阿根廷站是場有意義的比賽。這些混亂暴露了MotoGP之前所看不見的弱點。那麼我們能在阿根廷站學到甚麼?

首先,這種狀況會產生在規則書無法馬上解答,或者暴露出規則的荒謬。sighting lap之後,除了竿位車手以外其他人全部換車,這在規則書上是灰色地帶,迫使我們要去檢視規則的定義。畢竟,最後起跑,是指最後一位車手的後面。但場上要是只有一位車手待在他原本的排位順序上,那第二個位置就是最後起跑的位置。

其次,規則書要說明清楚。快速重新起跑程序簡化了車隊的工作,但對車手來說確有些複雜。而且還把規則書分開解釋,碰上狀況沒辦法馬上有個明確的答案。起跑前在Márquez下車準備推車之時,正確的做法是把他移到維修站,讓他從維修站出發。 這是規定,不是像Márquez下車推發造成延誤起跑的狀況。規則已經被延伸到需要重新說明清楚的地步了。

第三,Marc Márquez是世界上最會騎這種混合賽道狀況的車手,而且可以隨他的想法超車。第四,他慌了的時候,總是會選擇錯的地方超車,並且會判斷錯誤。禁賽一場可能會對他有幫助。

第五,賽事總監(技術上來說叫FIM小組)在比賽期間,或是寧願在比賽期間處罰車手的政策可能適得其反。阿根廷站比賽期間發生太多事情,對Marc Márquez來說最適當的懲罰可能還沒結束。禁賽是個相當嚴重的步驟,要慎重考慮。不能在比賽中那短短的時間內做決定。根據FIM規則書3.2.2允許『多種處罰』,或者對一位車手重複處罰。規則沒有說明車手能不能被一罪兩罰,或者不在比賽時被罰而是稍晚再罰。在某種情況下,這值得考慮。

第六,Valentino Rossi跟Marc Márquez之間的仇恨─其中一方一直想要復仇─還存在著,而且沒那麼快消失。Márquez vs Rossi已經超越了Rainey vs Schwantz。兩個人互不關心,如果Valentino Rossi成功復仇了,他們永遠會敵對。

最後,MotoGP仍然是最棒的舞台,而且每年越來越好。在阿根廷,有四位車手輪流領先,而且互有來往。四位車手中有三位衛星車手,一位是Suzuki廠隊車手,不是Yamaha也不是Honda。現在的兩場比賽已經有四家車廠六位不同的車手上過頒獎台。錦標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阿根廷站證明了在MotoGP甚麼事都有可能發生。要成為MotoGP車迷就是現在了。儘管有些混亂,仍是心存感激。

 

延伸導讀:

2018阿根廷:從混亂到勝利 Part 1
2018阿根廷Part 2:新星誕生;Zarco VS Pedrosa

本文章經 摩托筆記 授權轉載
原文位置為:http://moto-note.blogspot.tw/2018/04/2018part-3marquez-vs-rossimarquez-vs.html#more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SHARE
深愛MotoGP的熱血支持者 “摩托筆記”